被诉赔偿1.4万亿:一文纵览Tether发迹史

编者按:本文转自公众号「OmniBOLT」作者:王泽龙 AmyCastor 

近日,EOS、Sia、Plexcoin等几个加密货币项目遭遇监管层的秋后算账,它们业已完成几年的ICO被定性为非法证券或违规ICO,数千万美元的”和解费“煞是显眼。本以为这已经是一记重磅“献礼”,不成想假期尾声之际,纽约南区法院的一桩诉讼案又炸起一声惊雷。

2019年10月7日,成功起诉“澳本聪”Craig Wright的两位律师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注:该法院级别属于属于联邦法院)对Bitfinex与Tether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以这两家公司为代表的机构与人士违反联邦的商品交易法案(CommoditiesExchange Act)与联邦 RICO 法,认定被告需赔偿高达1.4万亿美元。这一数额远远超过此前“澳本聪”潜在的、约50亿美元的罚款。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NYAG诉Tether与Bitfinex一案尚未结束,这边就又遭遇联邦法院的狙击。密集的敲打集中在一间公司身上似乎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但如果历数过往,Bitfinex与Tether诸多糟糕名声,答案也就清晰了:

滥发tether,黑客攻击后“明抢”客户资产,扑朔迷离的银行关系,操纵比特币市场价格的指责不绝于耳;接连遭受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美国证监会、纽约最高法、纽约总检办公室等强力监管部门的问询与调查,却扬言手中有足够的资金请得起最好的律师……

起于几个职场失意的创始人,Tether 与 Bitfinex 的成长史一路充满着肮脏、掩藏、虚伪、谎言与欺诈,交织着从银行到政府再到加密世界本身各个角色的权力、利益的斗争与饕餮。骂名不断乃至变为众矢之的,却仍不阻碍Tether全球第一稳定币、Bitfinex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的“显赫”地位,这种巨大的反差乃至魔幻也恰恰是当今加密世界最好的一个注脚。


作为全球首个Omni Layer之上、针对闪电网络打造的稳定币流通标准,OmniBOLT先期将以USDT为代表的稳定币导入闪电网络,并将在未来向闪电网络引入更为丰富的资产。


“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以细致的时间线拆解并剖析Tether与Bitfinex的历程既是OmniBOLT事业前进之路上的题中之义,也是希望借历史之镜,与各位同仁共探行业未来可能的模样。

时间线的主体部分由区块链、加密货币领域独立记者Amy Castor制作,OmniBOLT受权对其编译,再创作后发布。相信这也是业内中文内容中首篇系统梳理Tether与Bitfinex历程的文章,诚心奉上,以飨读者。

2012年 iFinex Inc于香港创立,该公司日后成为了Bitfinex与Tether的母公司。

2013年 Bitfinex并入香港的iFinex。该交易所由 CSO PhilPotter,CEO Jan Ludovicus van der Velde 以及 CFO Giancarlo Devasini 运营。这些在加密世界看似有头有脸的人物,早年的日子并不如意,甚至可以称之为不堪。

据Observer报道,Potter上世纪九十年代摩根斯坦利的纽约办公室工作,但在其向纽约时报展示了他富裕的生活方式后——纽约时报描述道Potter 一个周末就在小费和饮品上花费300美元,频频出入市区的高档会所,摩根公司炒了他的鱿鱼。

CFO Giancarlo早年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据意大利当地媒体Adnkronos报道,1996年时,由于大量销售盗版微软产品,招致后者诉诸法律,最后以Giancarlo向微软赔付一亿美金告终。

2014年7月9日 比特币基金会董事、前迪士尼儿童演员 Brock Pierce 发布了Realcoin(这就是日后闻名业内外的Tether的前身),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Realcoin构建于比特币的二层协议Mastercoin也就是今天的Omni Layer之上。

被诉赔偿1.4万亿:一文纵览Tether发迹史

截至目前,Omni Layer 仍然是Tether流通量最大的协议,并且得到全球2万+交易所支持

在2014年7月辞职之前,BrockPierce 是Mastercoin基金会的创始会员之一。他与Mastercoin CTO Craig Sellars 以及广告行业的企业家 ReeveCollins携手创立了Realcoin。

2014年9月5日 一间离岸法律公司Appleby,帮助Bitfinex的运营人员PhilPotter与Giancarlo Devasini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设了Tether背后的实体公司——Tether Holdings Limited。

2014年9月8日 Tether Limited 在香港进行了注册。

2014年10月6日 据Omni区块浏览器的记录,首批Tether发行。

2014年11月20日 Realcoin全新命名为”Tether“,并发布了私有版本。Tether隐藏了其与Bitfinex的利益关联。在新闻稿中将Bitfinex列为”伙伴“。在解释更名缘由时,Tether的联合创始人Reeve Collins向 CoinDesk表示,该公司想要避免与其他竞争币产生联系。

2015年2月25日,据Coinmarketcap数据,Tether开始被交易。

2015年5月18日,Tether发行了20万枚tether币,使其整体供应量达到45万枚。

2015年5月22日 Bitfinex首度遭遇黑客攻击。该交易所声称它的热钱包受损并丢失了1,500枚比特币(彼时价值40万美元)。这一数额是该公司所持有比特币的0.05%。Bitfinex表示它会赔付这笔损失。

2015年12月1日 Tether 发行了50万枚USDT,将其整体供应量提至95万枚。(比特币方面,在2015年大多数时候价格保持平稳,但在10月份时候从250美元攀升至12月份时的460美元)。

2016年6月2日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因Bitfinex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提供非法场外金融零售商品交易(illegaloff-exchange financed retail commodity transactions),以及未按照《商品交易法》要求注册为期货委员会商(FuturesCommission Merchant)而对Bitfinex处以75,000美元的罚款。作为回应,Bitfinex将其加密货币从综合账户转移到受BitGo保护的多重签名钱包中。

2016年8月2日 Bitfinex声称其再次受到黑客攻击,彼时等值7200万美元的12万枚比特币不翼而飞。这是比特币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黑客攻击事件,仅次于门头沟(Mt.Gox)的规模。但Bitfinex从未披露过此次攻击的完整细节。

2016年8月6日 由于损失过度惨重,Bitfinex不再直接赔付。该交易所宣布几乎所有客户在该平台上的资产都会减少36%。Bitfinex甚至对那些在黑客攻击时并未持有任何比特币的用户的资产也进行了“获取”。作为补偿,客户获得了初始价格为每个一美元的BFX代币。

被诉赔偿1.4万亿:一文纵览Tether发迹史

针对Bitfinex遭遇罚款以及黑客攻击等事宜,纽约时报资深记者Nathaniel Popper(注:他长期跟踪区块链与加密货币动向,在本领域发表过多篇富有影响力的报道,Libra的端倪便是由他率先报道的)在2017年11月22日发布了两条推特:

 “Bitfinex被罚款,丧失了其银行账户并遭遇3次黑客攻击,却鲜有披露相关信息。但这并未阻碍其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

“一个鲜为人知的情况是,在Bitfinex2016年遭遇黑客攻击后,其承诺向每一位客户给予补偿。但据我的多个消息渠道,至少有一位客户即Coinbase在威胁要起诉Bitfinex后,拿到了更好的补偿。”

2016年8月10日 Bitfinex的社区主管 Zane Tacket在 Reddit 上表示Bitfinex 对于可以追索到失窃款项的信息提供者,奖赏追获资金的5%(彼时价值最高达360万美元)。也是在这一天,在经历黑客攻击关闭一周后,Bitfinex恢复了交易与提现功能。

2016年8月17日 Bitfinex宣布其正在加入由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开设的区块链法证公司Ledger Labs,以调查其被盗事件。Bitfinex雇佣 Ledger 对其进行计算机安全性的审计,但这使客户认为Ledger也将对Bitfinex进行财务审计。而财务审计是了解Bitfinex在黑客入侵时能否赔付的关键所在。

2016年10月12日 Bitfinex试图通过创设安全的沟通渠道与黑客建立联系。在一篇题为”发给那些应对Bitfinex2016年8月2日的安全事件负责的人(注:此处指代黑客)的信息“的博文中,Bitfinex写道”我们希望有机会能与你安全地沟通。或许我们能够达成共同协议来让你因发现大量漏洞而获取不菲的奖金。“

2016年10月13日 Bitfinex 宣布它最大的BFX代币持有者已经同意用超过2,000万枚BFX代币换取iFinex的等额股份。你很难责怪客户接受这种邀约,毕竟BFX的价格跌得很严重。一位Reddit用户甚至声称BFX的价格掉到了0.3美元。


作为激励BFX持有者转换其手中的BFX的方式,Bitfinex又创造了另一种新的通证:可交易的恢复权益通证(RecoveryRights Token,简称RRT)。据Bitfinex表示,如果任何失窃的比特币被追回,在赎回所有BFX代币后,任何多余的资金将被分配给RRT代币持有者。

激励机制看起来像是这样的:如果你在10月7日之前将BFX转换为iFInex的股份,你可凭每一枚BFX代币换取一枚RRT。如果你是在10月8日到11月1日之间转换,那么每一枚BFX将换得0.5枚RRT。此后,每一枚BFX可换得0.25枚RRT。如果是在11月30日之后,则不能再换取RRT。

2016年12月31日 在2016年,Tether发行了600万枚USDT,这是此前一年它的发行量的六倍。

2017年3月31日 根据日后披露的Bitfinex向富国银行提起的诉讼文件,后者切断了Bitfinex与Tether的服务联系。Bitfinex并不是富国银行的直接客户,但它是四家使用富国银行作为电汇中介的台湾银行的客户。

2017年4月3日 Bitfinex在一篇博文中宣布,其计划赎回所有未偿付的BFX代币。“此次赎回之后,不再有BFX代币将处于未偿付状态,它们都将被销毁”。

与此同时,Bitfinex CSO Potter在一段语音中披露,所有剩余的BFX代币已经被转换为了tether币。这实际上意味着,没有哪个在Bitfinex 2016年8月黑客事件中的受害者拿到了他们本来的资金。相反,他们被以BFX代币、RRT代币以及Tether等等一系列难以追踪的代币进行了补偿。


2017年4月5日 在宣布其已经“还清”了客户所有的债务后,Bitfinex就富国银行切断其电汇渠道一事对后者提起了诉讼,Tether被列为了原告。除了寻求向富国银行签发强制令,BItfinex还索赔超过75,000美元。

2017年4月10日 一个化名为“Bitfinex’ed”的推特账号首次上线。在一系列推文中,他开始指责Bitfinex凭空制造tethers来为自己还债。彼时,流通的USDT数量为5500万枚,比特币价格急剧上升且这一态势持续到年底。

2017年4月17日 在发布了一条电汇服务延宕的公告后,Bitfinex宣布四家台湾银行:华泰商业银行(HwataiCommercial Bank)、凯基银行(KGI Bank)、第一商业银行(First Commercial Bank)以及台新银行(TaishinBank)。Bitfinex的银行合作关系将迁移至别处,但其并未披露这些银行的名称。

在一条语音中,Bitfinex的CSOPhil Potter尝试通过告知客户,Bitfinex通过开设壳账户有效地处理了这类问题,来让他们冷静下来:

“我们过去在银行方面遇到了点问题,但我们能够很好地处理它们,通过开设新的账户,迁移至新的企业实体,有很多的手段可以来应用。”

大约在这个时间段,BItfinex开始愈发依赖 Crypto Capital,一家位于巴拿马的第三方支付处理商。


2017年4月24日 Tether与美元的汇率是通过做市与维护代币价值的信心来维系的。一些报道称Bitfinex被富国银行与一些台湾银行切断了服务,这时USDT短时下探至0.91美元。

2017年5月5日 在最终向客户承认了Ledger Labs仅对其进行了安全审计而非财务审计后,Bitfinex雇佣了会计公司Friedman LLP对其进行了全面的资产负债表的审计。“第三方的审计对于所有的Bifnex股东来说都非常重要,我们很激动Friedman将为我们完成这项工作,”Bitfinex在一篇博文中写道。

2017年8月5日 Bitfinex’ed 发布了其首篇博文“认识欺骗(Meet Spoofy),一家公司是如何操纵比特币价格的。”在文中,作者通过视频展示了一个Bitfinex的交易员推出大额比特币买单并将其放置足够长的时间以拉升比特币价格。

这并非首次一个交易所操纵比特币价格的情况出现。现在已经破产的门头沟交易所此前在2014年时,一度处理着全球70%的比特币交易,并操纵着比特币市场。前任门头沟交易所的 CEO Mark Karpeles 在法庭上承认其操作着一个“Willy 机器人”。一份题为“Willy报告”的学术论文展现了这些机器人对2013年大多数的比特币价格上涨情况负责。


2017年9月28日 Friedman LLP 发布了一份报告,声称Tether的美元储备(4.43亿美元)与市场上流通的tether数量相匹配。但这份报告并未披露储备金存放的银行名称或者地点。

该报告还表示,“FLLP 并不评估上述银行账户的条款,也不为Bitfinex通过上述账户触达相关资金的能力,或者资金被用于Tether之外代币赎回的能力做担保。”


2017年8月7日 在一份博文中,BItfinex宣布在接下来90天的时间里,其将逐渐不再为美国客户服务。该声明几乎即刻生效,美国公民不再能够交易基于以太坊的ERC20代币,后者通常与ICO有联系。

该新闻于美国监管态势趋紧后不久发出(此前一个月,美国证监会签发的调查报告认定由the DAO发行的代币属于证券。)


2017年11月7日 一份泄露的、名为 The Paradise Papers 的文件显示Bitfinex与Tether由同一批人运营。截至目前,尽管两家公司的裙带关系广质疑,但Tether与Bitfinex仍坚称两公司是分离的。

2017年11月19日 Tether 受到黑客攻击,有3100万枚tether被从Tether的储备金钱包中转移到了一个未得到授权的比特币地址。Tether发起了一次硬分叉以防止这些资金被转移。

此次黑客攻击后,Tether表示用户无法再通过其网站来用USDT赎回真正的美元了。(这并无意义,毕竟此前没有记录显示谁成功在此赎回了美元)。


2017年11月30日 Bitfinex雇佣了一家位于纽约的公关公司 5W。后者迅速发布新闻稿,称Friedman LLP即将对Bitfinex进行审计。该机构还向记者表示,只要他们愿意签署不披露协议,便可以查看Bitfinex的银行账户。然而并没有记者这样做。

2017年12月4日 Bitfinex雇佣了 Steptoe&Johnson 律师事务所,并威胁要对那些抨击Bitfinex的人士诉诸法律。Bitfinex并未具名化这些批评人士,但很显然这是剑指 Bitfinex’ed,一个对Bitfinex充满不满的博主,他持续谴责Bitfinex操纵市场并滥发Tether。

2017年12月6日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传唤了Bitfinex与Tether。不过其间牵涉的文件并未得到披露。

2017年12月21日 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Bitfinex似乎突然停止了新的账号注册。尝试注册新账户的用户被要求提供一个奇怪的验证码,但并没有什么验证码出现。

2017年12月31日 在2017年,Tether发行了大约14亿枚USDT。

2018年1月12日 在关闭注册一个月后,Bitfinex宣布重新开放用户注册新账户,但要求客户存入10,000美元或等值加密货币才能交易。Bitfinex并未官宣这一要求,但那些不达标的客户遭遇了这种情况,而且也无法提现法币。

2018年1月27日 Tether与 Friedman LLP 分道扬镳。此事并没有官宣——Friedman 在它的网站上删掉了所有提及 Bitfinex 的新闻稿。

Tethter 的发言人向CoinDesk 表示:“考虑到 Friedman 对 Tether 的相当简单的资产负债表的审计程序过于繁琐,显然他们无法在一个合理的时间内完成此任务。”

2018年1月31日 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Tether增发的速度显著提升。仅在一月份,Tether就发行了8.5亿枚USDT,比此前任何一个月的发行量都要大。其中,有大约2.5亿枚USDT是在月中比特币价格崩落时发行的。

2018年2月 一位名为 Reginald Fowler 的前NFL所有者,注册了一间名为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 的公司。他以该公司的名义在汇丰银行开立了账户(请注意这其中涉及到的几个名字,它们将变得十分关键。)


2018年3月28日 Bitfinex决定搬去瑞士。Bitfinex CEOJean-Louis van der Velde向瑞士新闻媒体 Handelszeitung表示,“我们在为Bitfinex及其母公司iFinex寻找一个新的地方,将此前分散于多处的运营团队聚拢起来。”

2018年2月20日 荷兰银行ING确认Bitfinex在前者处有一个账户。在2月14日当地新闻网站《Followthe Money》率先披露这一消息后,荷兰国会的两位成员就这一问题对财长进行了问询。

2018年5月23日 Phil Potter不再担任Bitfinex CSO即首席战略官的职务。“随着Bitfinex远离美国,我感觉到,作为一个美国人,是时候重新思考我在高管团队中的位置了,”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道。

2018年5月24日 彭博确认,Bitfinex 自2017年起就在波多黎各的 Noble 银行开立了账户。Tether的创始人Brock Pierce 是 Noble Bank的联合创始人,另一位联创是前华尔街高管 John Executive。

这些人过去有来往。在2014年,Betts 领导一个名为 Sunlot Holdings的集团试图收购落败的门头沟交易所。Pierce,与前FBI主管 Louis Freeh 也参与到了这一事项中。(Freeh的名字在时间线中会再次出现)。


2018年5月24日 美国司法部对比特币市场进行了刑事调查。司法部的关注点在于诈骗与洗钱,此次调查会有其他机构协同参与,其中就包括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2018年6月1日 为了向客户担保,BItfinex雇佣了 Freeh Sporkin& Sullivan(FSS)这间由Louis Freeh联创的律所来确认Tether在银行中存有25.5亿美元的资金,足以支撑彼时USDT的流通量。(这位Freeh与上述时间线中在Sunlot Holdings担任顾问职务的,是同一个人)。


FSS并不是一间会计公司,上述所谓的确认也不是一次官方的审计。而且,这其中可能还会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况。Eugene Sullivan,FSS的高级合伙人,也是Bitfinex/Tether的银行合作伙伴 NobleBank的顾问。

Bitfinex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 向彭博表示审计报告不能被第三方获取,四大审计公司在这方面存在较大风险,因此Bitfinex选择了FSS这间公司。

2018年6月25日 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大学的两名研究人员John Griffin 与Amin Shams 表示,Tether正在被用于推高比特币的价格,他们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价格真的与Tether无关吗?》(Is BitcoinReallly Un-Tethered?)两位研究人员写道:

“使用算法分析区块链的数据后,我们发现与tether的发行往往发生在市场低迷之际,而后比特币价格就会有可观的增长。”

2018年6月27日 多份Bitfinex的客户报告延迟且电汇存款被拒绝。一位名为“Garbis”的Bitfinex的代表在Reddit解释道,这种情况是因为与银行关系的变化而导致的。

2018年10月1日 有报道称Noble银行将被出售,因为其失去了包括Bitfinex与Tether在内的数个大客户。(原因或许是,Noble在纽约的托管银行可能要求其断绝与Bitfinex的关系。)

2018年10月6日 据The Block的报道, Bitfinex可能会将银行关系迁移至汇丰银行——该行因此前在2012年时被发现有一个壳账户“GlobalTrading Solutions”洗钱而被罚款19亿美元。

2018年10月7日 Bitfinex否决了那些表示它无力偿债的声音。“Bitfinex并非资不抵债,那些持续不断发出类似声音的Medium文章无法改变这一点,”Bitfinex在一份博文中写道。作为证据,Bitfinex公开了三个比特币冷钱包地址,彼时等值15亿美元。

2018年10月10日 Bitfinex在HSBC开户存储这一消息传出的四天后,前者暂停了所有的入金活动,这显示Bitfinex再一次寻找新的存款储备银行。

2018年10月14日 由于市场对Tether的偿付能力以及该公司与银行建立良好关系能力的怀疑,tether的价格再次跌落,掉至0.92美元。在Kraken交易所,它的价格一度跌至0.85美元。

2018年10月16日 据The Block的报道,Tether似乎在巴哈马的Deltec 银行存有储备金。据此前流传的谣言,该银行账户由Daniel Kelman开立,他是一个积极试图解冻剩余的门头沟资金的律师。

此外,同样据The Block的消息,Bitfinex似乎以“ProsperityRevenue Merchandising”的名义在香港的交通银行(Bank of Communications)持有存款,前者是一间于2018年6月5日创立的壳公司。这家香港银行部分地由汇丰银行所有,并使用花旗银行作为中转站来给巴哈马的Deltec 银行发送存款。

2018年10月24日 在一篇博文中,Tether宣称其已经“赎回了非常大的一笔USDT”并将销毁5亿枚USDT。据称,其储备金中剩余的4.46亿枚USDT将被用作“未来USDT发行的准备措施”。

2018年11月1日 Tether确认其正在与巴哈马的 Deltec银行开展合作,并出示了一份来自该行的证明信,其中显示Tether在该行存有18亿美金,足以支撑彼时流通的tether的数额。该证明信底部有一个神秘的波浪状签名,其上没有任何名字。

2018年11月30日 据彭博社,美国联邦检察官怀疑“比特币、Tether 以及Bitfinex可能被用于非法操纵价格”。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此前美国政府部门的动作:2017年5月,美国司法部协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开始调查非法操纵比特币价格的事宜。然后在2017年12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传唤了Tether与Bitfinex。

2018年11月27日 Tether表示客户可以再次使用tether赎回真正的美元。但是,又一次,并没有任何报告或者证据显示有客户成功赎回了美元。

2018年12月18日 彭博报道称,其已经检视了Tether在波多黎各的 Noble 银行以及蒙特利尔银行的对账单。该文章显示Tether有足额的美元来支持市场上的tether币。但是这并非一次真正的审计。该文章曝出,Tether在蒙特利尔银行的6,100万美金的存款是在其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名下的。

2018年12月31日 Tether整个2018年发行了10亿多枚tether。

2019年1月16日 据瑞士媒体Handelszeitung报道,Bitfinex在瑞士开设了一个数据中心。该报道称,Bitfinex此前依靠的是亚马逊的云服务。

2019年2月25日 在一篇博文中,Bitfinex声称美国政府定位到了Bitfinex在2016年8月被盗的27.7枚比特币(彼时价值约10万美元),并将其归还给了Bitfinex。该交易所称其已经将那些比特币转换为了美元并将资金分发给了RRT代币的持有者。此处奇怪的是,美国司法部并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公告。并且Bitfinex并未公布相关的转账记录。

2019年2月26日 Tether首次承认,tether币仅是部分地使 用美元储备,其他储备资金是与美元挂钩的资产(如现金等价物、Tether向第三方贷款的应收款)。

2019年4月9日 10,000美元这一开始交易的最低门槛被抬升。用户持续地抱怨无法从Bitfinex中提取法币。还有一些用户表示无法从其中提取加密货币。

2019年4月11日 Bitfinex开启了tether的保证金交易。保证金交易对包含BTC/USDT以及ETH/USDT。

据CoinDesk的消息,在同一天,两名美国人即Crypto Capital的相关人员 Reginald Fowler 与 RavidYosef,因涉嫌银行诈骗而在美国被起诉。他们被认为参与了以假的名字开立账户,以帮助数个加密货币交易所转移资金的计划。

2019年4月24日 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起诉iFinex,即Bitfinex与Tether的母公司,认定该公司一直在混合客户与公司的资金以弥补其8.5亿美金的缺失资金。

从2014年到2018年,Bitfinex在Crypto Capital处存放了超过10亿美金,因为前者无法找到一个富有声誉的银行来合作。CryptoCapital将那8.5亿美金或丢失,或窃取,或卷款跑路。


为了弥补缺口,Bitfinex从Tether的储备金中调用了数亿美金。据NYAG,“尽管Bitfinex向CryptoCapital托付了大额资金,但它从未与后者签署任何协议。”


2019年4月26日 在一份声明中,Bitfinex表示8.5亿美金并未丢失,而是处于“被扣押和维护”的状态。与此同时,据CoinDesk,Bitfinex的股东赵东声称Bitfinex的CEOGiancarlo Devasini向其表示该交易所需要几个周来解冻资金。

2019年4月30日 在回复纽约总检的单方面命令时,Tether的总法律顾问StuartHoegner承认价值28亿美元的tether仅由等值74%的美元储备支撑,并提交了一份要求NYAG撤销指控的动议。另一律所Morgan,Lewis andBlockius LLP的职员并表示纽约对于Tether或者Bitfinex的行为没有管辖权。

在同一天,ReginaldFowler于美国被逮捕。

2019年5月3日 纽约总检办公室对Bitfinex的撤销动议提出异议。Bitfinex两天后提出异议。Bitfinex在备忘录中辩称,“总检察长的异议文件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证明首先发出的单方面命令是正当的。”

2019年5月8日 iFinex有了一个新的筹集10亿美元的计划:进行代币销售。该公司为新的LEO代币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每一枚代币价值1枚USDT。

在同一天,与Bitfinex8.5亿美元资金消失案相关的Reginald Fowler,在缴纳了500万美元的保释后出狱。他被要求放弃护照。其将在5月15日被提审,活动范围被限制在纽约与亚利桑那的部分地区。

2019年5月6日 纽约高等法院法官 Joel M Cohen裁定纽约总检办公室的单方面命令应部分地保持有效性。然而,他认为NYAG的这种冻结令是无止境的。他给两方一周的时间来取得一个折衷方案并向法庭提交新的程度的冻结令。

2019年5月13日 iFinex与NYAG并未达成共识,双方各自提交了一份提案。前者要求给冻结令45天的限制并允许Tether使用储备金支付职员的薪水。NYAG方面则想要Tether使用转账费用来支付职员的薪水。

2019年5月16日 法官 Cohen对Bitfinex的提议作出回应,将冻结令的时限延长至90天,Tether被允许使用其储备金来支付职员的薪水。此外,Bitfinex与Tether仍需要向NYAG交出后者于2018年11月调查中所要求的文件。

2019年5月21日 Bitfinex与Tether提出一项动议以反对NYAG的程序,理由是它们并不在纽约州开展业务,而马丁法案并不能被用于让一家外国企业交出储藏在海外的文件。Bitfinex和Tether还寻求立即中止NYAG索取文件的要求。

2019年5月22日法官JoelM.Cohen驳回Bitfinex与Tether的动议。他签发一项命令,要求Tether与Bitfinex仅提交与少数问题相关的文件,但其他文件也必须妥善保留。NYAG必须在7月8日前发布其回应。该法官还计划在7月29日召开一场听证会。

2019年7月2日 Bitfinex声称已经归还了从Tether处借得的7亿美元中的1亿美元。

2019年7月8日 NYAG提交了其回复,描述了Bitfinex和Tether涉嫌在纽约州发行非法的交易证券,直到2019年1月还在纽约继续运营部分业务,而且是非注册证券运营商;要求Bitfinex、Tether及其附属公司必须在7月22日之前提交对最新动议作出回应。

2019年7月22日 iFinex再次向法院提交了文件,阐释Bitfinex/Tether并没有在纽约州开展任何业务,也不是一种证券。

2019年7月29日  纽约最高法院法官Cohen 表示他需要更多时间来决定是否撤销NYAG的提案,或者以另一种方式拒绝 Bitfinex 和 Tether 的动议。而他于5月份对两家公司所提出的临时禁令将延长至最终判决公布为止。在此期间,Tether不得向Bitfinex拆解任何资金。

2019年7月30日 Bitfinex与Tether的律师团所提交信函显示,两家公司在与NYAG对峙一案中所花费的律师费超过50万美元且寻找NYAG要求的文件并非易事,并敦促法官立刻驳回强制两家公司向NYAG提交所有文件的决议。

2019年8月1日,NYAG向Cohen提交文件表示,任何交易所要取得其NYAG所要求的文件都是很容易的,认为Bitfinex与Tether是在设法逃避NYAG的要求。NYAG索要的文件涵括:iFinex的企业、交易与客户账户,以及税务报表,客户提现信息。

2019年9月9日 Tether发行与人民币挂钩的稳定币CNHT,截至2019年10月7日,总发行量2,000万人民币。

2019年10月3日 彭博社的报道,研究者表示今年以来比特币与Tether的发行有愈发强的相关性。

2019年10月6日 Tether官网发布消息,完全否认各方对其操纵市场的指控,并表示其被迫卷入了一个毫无道理的官司。

2019年10月7日 纽约总检死磕Tether与Bitfinex一案尚未了解,成功起诉“澳本聪”Craig Wright的两位律师又在纽约联邦法院对Bitfinex与Tether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以这两家公司为代表的机构与人士违反联邦的商品交易法案(CommoditiesExchange Act)与联邦 RICO 法。


原告明确指出,以两家公司为首的人士与机构利用tether欺骗客户,操纵市场,隐藏违法收益。认定Tether与Bitfinex为首的被告需要负责的赔偿额高达1.4万亿美元。


被告涵括:


iFinex Inc., BFXNAInc., BFXWW Inc., Tether Holdings Limited, Tether Operations Limited, TetherLimited, Tether International Limited, DigFinex Inc., Philip G. Potter(原Bitfinex首席战略官),Giancarlo Devasini(Bitfinex 首席财务官), Ludovicus Jan van der Velde(Bitfinex CEO),Reginald Fowler(Crypto Capital Corp 关联人士), Crypto Capital Corp(与Bitfinex和Tether合作的银行,也是NYAG起诉前两者的缘起).,and Global Trade Solutions.

主要参考


1.https://amycastor.com/2019/01/17/the-curious-case-of-tether-a-complete-timeline-of-events/

Amy常驻马萨诸塞州剑桥镇,为CoinDesk、The Block、Forbes、Bitcoin Magzine等业内外知名媒体撰稿。她的更多优秀作品可以通过上述链接访问。

2.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warning-signs-timeline-tether-and-bitfinex-events/

原创文章,作者:高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in258.com/?p=91343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idysky@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