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对点交易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本文作者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气候实验积分平台”创始人,致力于探索去中心化经济发展模式。原刊载于Medium。

 

原作者按有一段出自中国典籍《道德经》的引文:“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賊多有。”意为:民穷思变,欲望日兴,周而复始。统治者的欲望,决定了天下百姓的幸福指数。统治者为了保障自己的权利,就会对民众实施过多的管制。为了满足自身奢欲,就会不断征收苛捐杂税。因为欲望的出现,国家就会陷入混乱;欲望放大,就会不断出现奇技淫巧和坑蒙拐骗的不法行为。这种行为越多,统治者就会越发彰显法律的完备性。但法律越完备,盗贼就会越多,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人们很难互相信任,引入信任的成本也十分巨大。这正是我们需要点对点交易的原因。 

 

点对点系统的第一条公理是“别相信任何人”,这句话不应该仅被解释为“一个人必须不相信任何人”,而应该被理解为“人们可以相信任何人”。一个人有权选择他信任的人。相信并信任每个人和每件事可能是明智的,但要等到你得到了自己想要、对方可以受让的东西。这才是交易的真谛。

 

正如俄罗斯谚语所说“没有谎言,就没有销售”。诀窍在于,要使谎言变得不易察觉且合乎道德。人们有权寻求“不可信”的解决方案。这类办法已经存在,包括我们正在探讨的问题——经济活动的附带损害问题(注:经济学称之为“外部性”)。

 

以航空旅行的环境损害补偿(碳足迹)为例。我们必须信任航空公司,国际民航组织 (ICAO),宣传特定补偿计划的绿色非政府组织,开发和资助减缓碳排放项目的开发商和金融组织,发布验证结果的审核机构,认可审计结果并签发补偿信用的项目标准,注册中心,场外交易经纪人或交易所。我们必须相信所有这些机构并支付费用,这就是制度成本。

 

但显然,用税收来代替自愿并未完全扭转局面。只是让敲诈钱财的人不太有生存空间。

 

上述种种机构,都可以被视为一家公司,致力于降低交易成本的公司,直到出现一种更有效的方式。

 

有时人们倾向于将分散的P2P技术和现有技术作对比,再决定是否替换。通常情况下,这种比较分析往往并不合适,因为分散的P2P技术提供了当前经济模型中根本不存在的特性。比如,匿名性或假名,透明度等,以及消除中间商与消除信任对手的必要性。

 

因此,这些优点在许多情况下会被认为是缺点。对许多人来说,尤其是体制内的人,它们往往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

 

经济活动或价值交易,不论是单边、双边或多边,只要是合理存在的,都基于特定的理由和目的,但往往并非完全理性或“精心计算出来的”。许多经济学领域的发现证明了经济决策和行为的非理性。

 

社交,行为,情感动机比冷冰冰的计算更重要。

 

议价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积极的市场互动。对成功的预期,对失败的恐惧,对稀有物品价值的占有欲,社会的价值理念,大众对待交易的态度(钦佩,欣赏或嫉妒)——这些“扭曲”因素不计其数,且无法回避。它们使得传统的经济模型对分散式“不可信”的P2P交易模型天然排斥。

 

人们必须为新机制、新功能付出代价,其中包括直接和安全的P2P交互。无论如何,这个价格比上面提到的机构成本相比要便宜得多。

 

然而,一旦进行交易,价值交换就不再是目的,目的变成了达到对主体更有利的状态。对所有的交易主体来说,分散的、无信任的P2P模型是必不可少的。

 

正如我们之前所描述的,主观认知是经济选择、经济活动、交易价值或交易本身的内在基础。双方首先必须确保他们想要的价值存在于对手方的支配之下,并且这些价值不能被重复使用。他们还必须确保他们不仅理解可以获得的价值,而且理解所承担的责任。就好比一个人买了一辆车,他便需要承担责任和风险,所以他需要购买保险来应对其中的一些风险。

 

当代世界上交易的大多数东西和价值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物理存在,仅代表所有权或使用权。它们是被存储在分布式账本或登记处、存储库的财产,或是经过验证的服务、技能和专业知识。在当下,这类权益记录越来越数字化。个人所有者、价值承载者也越来越数字化。他的身份属性,社会属性,专业属性,经济和金融属性,地理位置等属性都以数字的形式存储在各种数据库。但身份认证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仅出于交易目的时,我们不需要获知交易方身份,只需验证我们想要的价值。交易方的身份可能是匿名的,但交易仍可执行。在大多数情况下,价值验证并非是一个实体,或者服务、工作时间等,而是一个主观认知,即我们在获得价值的过程中想要达到的相对有利的状态。由于交易中价值感知差异的存在,所以持续改进标准合同只是权宜之计。

 

当你向油箱注满汽油时,你得到了一个物质能源载体,质量和数量可以被可靠的硬件量化,里程数就是客观标准。

 

但还有另一种商品。人们实际上并不直接购买石油、黄金或专业人才的工时,购买的只是受特定机构强制执行的、与商品相关的数据在交易所涨跌所制约的权利。一旦支撑价值的机构载体失效,价值便不复存在。

 

价值起源的语境应该与其交易的语境相同。商品和服务进入市场的切口,是潜在造假的关键点。因此,许多机构都在忙着证明商品和商品名称是原始的、安全的,并且总体上合格的。如果该价值在相同的分散的P2P空间中生根,这样便可以解决验证和避免重复开销的问题。由于起源和定义的背景相同,一旦各方在理解他们所交易的价值方面的差异最小,他们就会对自己想要的东西讨价还价。

 

过渡到分散的 P2P 模型在技术上已经可行,但是如此一来,很多传统机构都会失去它们的功能,也不能再从中分得一杯羹,因此,这些机构将竭尽全力颠覆或减缓这一进程,并将“准 P2P ”解决方案巧妙的、合乎道德的作为新技术出售。

 

将出售的价值与获得的感知价值进行比较是一个单方面的过程。任何人或任何事物都可以充当代理人的角色。当涉及到存在和起源的证明,现代IT和通信技术,特别是公共的、可编程的区块链技术,将有利于目标的实现,大幅降低机构成本。

 

在不久的将来,交易机器人,神经网络,AI将能够比人类更加有效地处理交易。然而,他们必须首先理解“主人”的主观价值,才能制定交易策略,才能使卖方和买方同时获得比交易价值更多的主观价值。

 

总而言之,这些交易的空间结构是存在的。尽管通往新宇宙的“虫洞”看起来很可怕,但是,是时候从与自然资源相关的商品开始入手交易了。

 

附:基于P2P交易的模型:

通过匹配杠杆化,第三方分散P2P基金的效率将显著提高;

引入卖方和买方的双向谈判将有效地减少“搭便车者”现象。第一步是协商补偿负面影响,第二步是协商买卖双方的责任分配;

处理“附带销售”问题:将主要交易与补偿协议挂钩,例如,购买带有补偿碳足迹协议的电力。

来源:加密谷live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idysky@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