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文字及数据 | Carol  视觉设计 | Tina  编辑 | Tong

被称为币圈“冰桶挑战”的闪电网络“火炬”传递活动让闪电网络置身在镁光灯下。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摩根溪创始人Anthony Pompliano、比特币耶稣Roger V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等大佬纷纷参与接棒。 

在圈内意见领袖的影响下,闪电网络近一个月来飞速发展。据1ML数据,截止到2月21日,闪电网络中已有6480个节点,环比上涨15.8%,这些节点构连了28936条通道,环比上涨35.1%。目前整个网络中已经容纳了710.54个BTC,相当于280万美元,环比上涨28%。

源起:比特币交易手续费最高达34美元 确认要9分钟 

众所周知,用户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时,要支付给打包交易记录的矿工一笔费用以激励矿工工作,费用越高,矿工打包交易的意愿越高,交易就能越快达成共识。 

这种运作原理导致比特币的币价与手续费之间呈现高度的相关性。因为当比特币的币价越高时,使用的人就越多,链上交互次数越多,网络越拥挤,用户只能选择支付更多的手续费以尽快达成交易。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根据BitInfoCharts的统计,比特币网络中最高每日每笔交易平均手续费达到每笔34美元,当时正值2017年年末牛市顶峰期,比特币币价超过15000美元。自2012年4月30日有统计数据以来,比特币每日每笔交易的平均手续费为0.65美元,约等于4.5元人民币。但手续费和交易金额没有关系,只跟次数有关,因此对于小额转账而言,手续费着实不算低,尤其在中国,用户使用支付宝和微信转账并不需要支付额外的手续费,这为比特币的普及增加了难度。 

而且,即使用户支付了较高的手续费,也需要平均等待9分钟才能确认交易,这使得比特币很难用于一些需要快速确认付款的商业场景,比如日常消费。不仅如此,目前比特币在处理交易的能力上也很难应对现有的商业规模。1M容量相当于每秒处理7笔交易,而实际上处理速度更低,BitInfoCharts的数据显示,比特币网络中历史单日最高交易次数接近50万笔,相当于每秒需要处理5.79笔交易,2018年全年平均日交易次数达到22.28万笔,相当于每秒需要处理2.58笔交易,显而易见,未来区块容量接近饱和的压力会越来越明显。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比特币社区对比特币扩容议题的争论由来已久,并且从未停止。2015年之后,比特币生态里的相关方陆续提出了一系列扩容方案,比如BIP100、BIP101、BIP102、BIP109、BIP248等。2017年一些比特币公司、矿工等在Consensus2017会议上签署协议达成“纽约共识”,通过一次软分叉将隔离见证应用到比特币主链上,但是BTC Core却没有按时通过硬分叉增加比特币的区块大小。 

如果不能扩展区块容量,那么也许正如Blockstreamm的CSO Samson Mow所说的那样,最终解决方案是需要一个与主层密切相关的layer 2集成技术,比如闪电网络。 

火炬传递:两次“熄火” 传递出错概率接近1% 

2015年2月,智能合约交易平台Mirror的首席技术官Joseph Poon撰写了一篇题为《比特币闪电网络:可扩展的外链即时付款》的白皮书,提出了几种解决方案来建立去信任的(trustless)支付渠道网络,在这个网络中没有参与者可以作弊,除非失去所有资金。 

闪电网络方案在2015年多个比特币扩容会议上被提及,也得到了一些社区的支持。2018年3月闪电网络的测试版开始落地。简单来说,闪电网络是指在没有第三方记账的情况下,两个交易者之间建立一个双向交易通道,两人共同控制一个多重签名地址以开启通道。然后两个交易者就可以在通道内进行任意多次交易,在这个过程中,哈希时间锁定和哈希密钥锁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证双方诚实记账。交易结束后,双方可以关闭通道。这里,只有开启通道和关闭通道需要在主网上广播,通道内的所有交易都不需要上链,所以交易结果可以及时确认且几乎没有手续费。任意其他人可以通过已有通道与间接节点进行交易,由此形成闪电网络。 

在早期,闪电网络主要面向技术用户,并没有引起媒体和圈内用户的广泛关注。这种不温不火的局面被Twitter上一个名叫hodlonaut的比特币支持者打破了。今年1月19日,他发起了一个“#LNTrustChain”的火炬传递活动。hodlonaut发帖表示将通过闪电网络把10万聪(折合约3.4美元)发送给回复他帖子的任意一人,然后每个接过火炬的人要加10聪再传递给其他人,直到达到闪电网络430万聪的上限后,由最后的持有者将资金捐赠给加密货币慈善机构BTC Venezuela。 

火炬传递在币圈掀起一阵风潮,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掌握比特币》的作者AndreasAntonopoulos、LightningLabs工程师JoostJager、“比特币耶稣”Roger V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等都成了闪电网络的“火炬手”。 

经过30天的传递后,截止2月18日,闪电网络的信任火炬已经传到第209位火炬手coingecko的手中,累计金额已经达到355万聪,实现传递219次。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但仅在209次传递中,信任火炬就“熄灭”了2次,概率高达1%。在火炬开始传递的第一天下午,原本应该是第15位火炬手的SerWisdom69私吞了25万聪(折合约8.6美元),为了挽救这种局面,前一个火炬手ruben_johansen用自己的钱重新“点燃”火炬,并将其重新发送给更值得信任的用户。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第119次传递中,1月31日eduard_btc拿走了251万聪(折合约86美元)让星星之火再次熄灭。与上一次事故一样,前一个火炬手KlausLovgreen也自掏腰包重新点燃信任火炬。 

有人破坏信任也有人非常支持火炬传递。有9位火炬手为信任火炬加码,他们在传递给下一位火炬手时添加金额超过规定的10聪,其中第74位火炬手r0ckstardev直接跳空加码109万聪,将累计金额从91万聪直接抬高至200万聪,相当于跳过了108人。 

按照目前的传递进展,如果接下去每个火炬手都只加码10聪的话,还将有75人可以参与信任火炬的传递,然后才会达到430万聪的预期上限。 

作为一次活动,火炬传递确实大大提高了闪电网络的知名度,也吸引了更多人加入闪电网络,但30天内接近1%的熄灭率依然给闪电网络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蒙上一层阴影。

正如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所说的那样,“闪电网络最大的问题是‘小额支付’ 往往是单向而非双向。通道里的币并不像水在水管里流动,而是像算盘上的珠子,只能在这个通道里左右拨动,一旦全部珠子都被拨向一边,那这个通道就无用了”。火炬传递就是这样的单向通道,在单向通道里,哈希时间锁定和哈希密钥锁定的效能大打折扣了。 

美国闪电网络通道最多 中国远落后 

从数据来看,一个月来闪电网络正在高速发展。 

根据1ML的数据,截止到2月21日,闪电网络中已有6480个节点,环比上涨15.8%,这些节点构连了28936条通道,环比上涨35.1%。目前整个网络中已经容纳了710.54个BTC,相当于280万美元,环比上涨28%。 

从资金容量Top10和通道数量Top10的15个不同节点来看,有5个节点同时上榜,分别是ACINQ、LightningPowerUsers、ln1.satoshilabs.com、LNBIG.com [lnd-01]、LNBIG.com [lnd-02],这意味着这5个节点是目前闪电网络相对中心的节点。将范围再扩大一点,资金容量Top50和通道数量Top50共涉及62个不同的节点,其中38个节点同时上榜,占比达到了61.29%。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如果仅以此认为闪电网络是一个中心化特征明显的网络似乎也为时尚早。目前还没有分析证明节点资金容量或节点构连的通道数量是如何形成或加速网络中心化的,也即PAData认为是“节点的资金容量越高,这个节点越中心化”还是“节点构连的通道越多,这个节点越中心化”是尚无定论的事情。而且离开节点的性质谈论中心化也不具有实际意义,比如假设某个资金容量和构连通道数都较多的节点是一家餐馆,那也不能说明这种“中心化”不合理,这反而对推动比特币使用具有积极意义。再者,layer 2层的中心化与否会对比特币主网的中心化产生什么影响也需要动态分析。 

从上图中也可以看到LNBIG.com有多个节点都在闪电网络中拥有较多的资金容量和通道数量,根据其官网信息显示,LNBIG是一个专门提供闪电网络节点服务的网站,但无法确定这是一家公司还是一个社区组织。除此之外,还有LiteGo.io这样的支付通道。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除了这样的专业服务提供商以外,闪电网络上已经出现了Lapp,比如博彩游戏Lightning Roulette。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从闪电网络的地域分布来看,美国是拥有通道数量最多的国家,共构连了12129个通道。其次分别是德国和法国。从地区上看,西欧国家是使用闪电网络较多的地区。而中国仅有78个通道,在全球排名第27位,应该来说,闪电网络在中国并没有被广泛使用。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虽然美国有着全球最多的交易通道,但这些通道分散连接于各个节点,美国的节点通道比只有12.86,这意味着美国一个节点平均链接12.86条通道,比全球平均值9.08略高,属于相对较为分散的形态。而巴拉圭全国只有1个节点,构连了全部141条通道,是全球通道建构最为集中的国家。中国的节点通道比是6.5,低于全球平均值,说明中国的闪电网络目前还处于分散的状态。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闪电火炬“熄火率”近1%,通道数一个月上涨35%

截至2月19日,在中国共有18个节点,其中5个节点为非活跃节点,其节点资金容量和构连通道数均为0。XUAN@Shanghai是拥有资金最多的节点,一共拥有1.971个BTC,构连的46条通道,综合表现居国内首位。而C_rose是国内构连通道最多的节点,一共有61条通道与之相连,但仅有0.06个BTC在其中。 

总体而言,相比于加密货币的投资,闪电网络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

原创文章,作者:闪电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in258.com/?p=7694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