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在经历了2018年的疯狂市场和无数失败的项目后,中本聪颇具创新性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文对2019年及以后的货币和金融来说意味着什么?使用追加时间戳的日志,通过密码学在多方之间进行保护,在一个共享分类账上形成共识——中本聪的这项创新需要被认真对待,由此产生的数据区块链可以形成可广泛验证的点对点数据库。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然而,若要在货币的长期演变过程中持续发挥作用,区块链应用和加密资产必须为用户带来真正的经济效益。虽然将加密货币金融市场纳入公共政策规范至关重要,但最大的挑战仍然是商业用例的严肃性。各种炒作和伪装是毫无严肃性可言的。

我们学到了什么

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在互联网上移动价值而无需依赖中心化中介机构的方法。它们承诺降低验证和网络成本,包括审查、隐私、对账和结算成本,以及启动和维护网络的成本。

这些功能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直接与金融部门的基本通道联系起来,金融部门的核心是在经济体内有效地对资金进行移动、分配和定价。它可以降低金融体系的成本、风险和经济租金,以上这些占美国GDP的7.5%。

但要做到这一点,区块链技术必须解决它所面临的许多技术和商业挑战——可扩展性、效率、隐私、安全性、互操作性和监管。行业改革和法规也必须为围绕这项技术的市场带来秩序,特别是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首次代币发行而言。

与此同时,金融领域主要在探索在没有本地通证的情况下,建立在Hyperledger Fabric,R3 Corda或Quorum等软件上的私有区块链应用程序。

任何用例的价值主张都需要与单纯地使用传统数据库进行严格比较。尤为特别的是,任何通证发行必须说明它能够如何可持续地降低验证或网络成本——同单纯地使用广泛接受的法定货币相比,这种加密资产如何使用户受益。虽然货币只是一种社会结构,但它的历史告诉我们,当一种货币被广泛使用并被接受作为所有三种货币职能时(记帐单位、交换媒介和价值储存手段),网络效益将会是压倒性的。

从本质上讲,任何区块链技术项目或任何首次代币发行(ICO)提出的通证将如何成为一种单纯向公众筹集廉价资金的手段之外的东西?在2019年及以后,风险资本家、大型现有投资者和加密货币投资者可能会对投资选择和项目更加挑剔和严谨。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公共政策框架

加密货币金融市场只能通过长期建立的公共政策框架获得公众信任并发挥其潜力。与任何其他技术一样,我们必须防范非法活动,例如逃税、洗钱、资助恐怖主义和避免制裁。

我们必须促进公平和公开竞争,同时确保金融稳定。我们必须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

虽然犯罪分子经常利用现有的金融系统进行洗钱活动,但加密货币却给不良行为者提供了新的犯罪方法。黑市使用加密货币销售非法毒品和其他违禁品。委内瑞拉、俄罗斯和伊朗等国家行为者利用加密货币金融暗中破坏美国的政策。此外,加密货币为全球税务合规性带来了新的挑战。

加密货币市场中存在的投资者保护措施似乎只是在努力保持领先于执法和监管机构的注意。

加密货币交易所

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是未经注册的。操纵行为得到放任,客户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通证被盗。与传统的金融交易所相比,它们缺少受监管的经纪交易商这样的中介。此外,根据CryptoCompare于10月份所做的交易所审查,只有47%的交易所对了解你的客户(KYC)提出了严格要求。

目前的保障措施——用与西联汇款或速汇金公司相同的方式,通过汇款法对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数字钱包提供商进行管理,效果并不理想。

加密货币交易所是交易场所,需要被这样对待,并伴有强制性的投资者保护措施。需要禁止扒头交易和其他操纵行为。交易所需要完全遵守反洗钱法律,并认真修复或考虑剥离他们的监管职能。

在2019年及以后,我们将看到多家交易所在美国注册。那些交易ICO通证的人将根据《另类交易系统规例》(Regulation ATS)注册登记为经纪交易商。洲际交易所新的Bakkt交易所将根据《商品交易法》进行注册和运营。

我们也可能会看到超过200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营运利润率下降,以及交易所的合并现象。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首次代币发行

在迄今为止的数千个ICO中,很多都失败了,投资者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最近的一项安永研究报告称,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2017年排名前列的ICO里,有86%交易价格低于其发行价格,而且只有13%的ICO有实际的可行产品。

例如,Filecoin在2017年10月筹集了2.5亿美元,但直到2019年中期才开始上线。学术和市场研究也发现ICO市场充斥着诈骗和欺诈行为。

关于加密货币,尤其是ICO如何适应现有的证券、商品和衍生品法律,全球各地对此的争论十分激烈。许多人认为,出于未来消费的目的而出售的所谓的“功能型通证”并非投资契约,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区分。

ICO的设计融合了消费和投资的经济属性。ICO通证的实质——风险、利润预期、对他人行为的依赖、营销方式、交易所交易、有限的供应量和资本形成,都是投资产品的特征。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ICO都会符合最高法院根据证券法对投资契约进行定义的“豪伊测试”。正如诗人詹姆斯惠特科姆莱利(James Whitcomb Riley)在100多年前所写的那样:“当我看到一只像鸭子一样走路的小鸟像鸭子一样游水,并像鸭子一样呱呱叫时,我会将这只鸟称之为鸭子。”

在2019年,我们可能会继续看到极高的ICO失败率,资金总额也将会下降。监管机构和法院将通过不断增加的执法案件数量和相关的私人诉讼,让市场更加清晰明朗。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中央银行

各中央银行正在研究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市场。他们一方面关注金融稳定性,另一方面关注这二者对自己发行和监管的法定货币的意义。

加拿大的项目Jasper和新加坡的项目Ubin正在探索使用经过许可的区块链应用来更新支付系统。

尽管政策方面的挑战十分严峻,但一些中央银行也在考虑通过所谓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让公众接入中央银行的支付系统和数字储备。有两个国家的行为值得我们留意。在瑞典,纸质克朗的使用率已经下降。世界上最古老的中央银行瑞典央行正在推行一项电子克朗项目,直接向公众提供电子中央银行资金。

面临着恶性通货膨胀、经济不稳定和制裁的委内瑞拉正在促进公众使用一种据称是由石油作为支撑的通证——Petro。不过,有一些报道对该通证的合法性提出了严重质疑。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2019年及以后

因此,虽然中本聪的比特币已经经历了十年的考验,但问题仍然存在——2019年及以后,它的意义何在?中心化中介仍然是我们经济的真正组成部分。金融部门正在探索获得许可的私有区块链应用而非加密货币。

是否可以找到商业经济范围内的使用案例,且更低的验证和网络成本所带来的好处确实大于区块链技术的费用、挑战和复杂性?较小的概念是否会蓬勃发展并在它自身的进一步发展和大众的接受之间架起桥梁?

我仍然保持乐观态度,特别是在获得许可的私有区块链应用方面。

那些开放的区块链项目和加密货币呢?用户是否会在与此类项目相关的本地加密货币中找到真正的经济价值?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突破,我们或许能开始一探究竟。

2002年,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遭遇重大损失之后,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在他的主席信中写道:“毕竟,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原创文章,作者:金猫kinmal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in258.com/?p=5934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