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这句在电影《西游伏妖篇》中刻写爱情的句子,用在不少区块链媒体人身上似乎也尤为贴切。

作为兼具理想与才华的他们,执着于一篇篇文字寄喻灵魂与梦想,见证一个又一个”风口”的起起落落,记录一次又一次造富神话的细微始末。但焦虑不安也时常成为他们光鲜亮丽下的另一面,抢新闻、追热点、节奏快、收入低、作息乱成为他们自嘲的槽点。

当区块链”风口”来临时,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转型的他们,在新的创富热潮中走出了曾经栖居过的平台,在新的探索中渴望继续实现着自己的新闻理想。

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转型区块链的媒体人也概莫能外。他们在区块链热潮里有哭有笑、有起有落,也在行业起步期的探索中寻找着叩问自己、希冀未来的温暖角落。

Kyle  28岁  男  自媒体公司创业者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区块链最近好疲劳,还不如互联网科技”,Kyle在今年5月成立了一家区块链自媒体公司,并成功地拿到了数百万元的融资。在此之前,Kyle曾在知名互联网公司做过PR,在互联网科技媒体做过采编。

几年的工作经历,让他熟悉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布局和商业动态,与不少知名股权投资机构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同时他自己的微信公号定位于互联网科技内容原创,聚集了一批固定的粉丝,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认可。

去年冬天,Kyle从不少同行口中接触到了火爆的区块链。”事实上,创办自己的媒体公司一直都是我的愿望,之前的科技媒体经历也是在为自己做积累,当区块链走进我的生活后,我感觉这个可能是我创业梦实现的一个契机。”

在他的思考里,互联网科技传媒公司已经遍地开花,优秀的前辈也比比皆是,自己要想开拓出新的天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区块链作为”新生事物”,正好是建立新的传媒版图的早期。

彼时,伴随着一些投资大佬”All in 区块链”的号召,宣称以区块链原创内容为主的媒体公司不断涌现,一些创投类商业媒体也转型或者开辟新的栏目从事区块链内容生产,区块链媒体市场热闹非凡。”链圈”、”币圈”等称呼也在不少业内人士中口口相传,成为各自内容阵营的标签。

区块链媒体浪潮已经来临,蒙眼狂奔,执着向前,是Kyle对这一市场的早期印象。但他不想把自己创办的媒体进行标签化,在他看来,无论是虚拟货币的审视还是区块链技术的研究落地,都是媒体关注的范围。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拿到融资后,他在北京CBD的一间写字楼上租下一间办公室,”招聘”了原本就认识的十来个朋友做”员工”,”大家一起干出点事”,Kyle回忆说。

由于很多同事之前就认识,彼此的磨合期也短,公司很快就推出了自己的原创产品,并逐渐量化,”每个同事都在积极找选题、认真写作”,不少同行纷纷与我们建立了市场合作,”感觉一切都很快走向了正轨”。

在经过起步期大量选题的写作后,随着采访的深入,以及监管层对区块链的一系列动作以及虚拟货币熊市的到来,Kyle发现尚处早期的区块链技术距离商业落地还有很远,BAT等巨头的区块链布局也只是刚刚开始,这一行业里有新闻价值的动态和深度思考,并不足以撑起一个有价值媒体的每天内容更新。

此外,除了与同行洽谈线下活动的互相支持外,传统科技媒体的变现方式在自己的区块链媒体中还形不成持续的业务模式,”还要养活大家,撑下去越来越难”。

Kyle如今会偶尔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去的天空,想起以往在科技媒体拼命写作的时光。

Selina 24岁 女 自媒体编辑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Selina永远记着8月21日的那个晚上,自己编写的2800字的文章即将收尾校对时,同事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告诉她说,”别着急写了,不发了!”

Selina刚开始没有意识到”不发了”的意思是公司的微信公号被封了。直到比她只年长几岁的公司领导一脸沉重的走过来说”早点下班吧,明儿再说”。

当晚,包括火币资讯、深链财经、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金色财经网等区块链微信公号在内的自媒体被永久封号。理由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去年夏天从浙江一所大学刚刚毕业的Selina,为了能与在北京读硕士研究的男友多些相处时间,选择”北漂”。由于大学期间在浙江当地媒体长期做过实习记者,怀着新闻理想的她选择继续从事采编工作。

但在一家纸媒上了五个多月班后,Selina觉得自己更适合工作周期较短、表达形式更加灵活多样的新媒体工作。

而此时,区块链的热潮已经在北京涌现,三点钟社群、比特币、去中心化等与区块链相关的新颖词汇不断出现在自己耳旁。同时,一批又一批的区块链媒体在各个招聘平台上发信息招人,而且工资不菲。

就这样,Selina成为区块链自媒体的一名小编。全新未知的世界、被誉为颠覆互联网的新技术、高效而快节奏的工作方式、五光十色主题各异的行业论坛,让Selina觉得北漂生活充满激情。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Selina的激情持续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今年夏初时她就发现,大多数所谓区块链项目都在炒币,而炒币却又没有得到国内监管层支持。

一冷静下来,Selina发现社会各界对区块链的褒贬并不一致。特别是监管层的态度与行动,与她之前了解到了区块链世界并不相同。”其实了解的越多就越容易担心,觉得自己会不会是进了坑”,Selina说自己虽然忐忑,但看在工资不低的现实,还是继续做下来了。

8月21日的封号,让她之前的担心变成了现实。虽然公司领导在第二天开会时慷慨激昂地说了公司的转型计划和业务布局,但她不确定的是,新的业务计划,又能持续多久。

“但是,担心又能怎样?这里的工资高,这对北漂租客来说太重要了”,Selina并不确定未来在哪里。

Ella  28岁  女  自媒体自由职业者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进来太晚的自由职业者”是Ella对自己做区块链公号的评价。8月初,在传统媒体做了五年多财经记者的Ella在一个线下沙龙上遇到了一位区块链媒体创始人,该创始人了解了Ella的工作经历后随即邀请她加入自己的公司,职位是内容总监,薪酬丰厚。

彼时,在Ella了解到的数据统计中,从2013 年到2018 年6 月,国内共成立155 家有进行工商注册的区块链媒体或社区公司。就成立年份而言,区块链媒体主要集中在2017 年以及2018年创办,占比近五年来整体超过67%。

“给开出的年薪和外加的公司期权确实让我心动了”,Ella说,自己在传统媒体的工资真的不能与区块链自媒体的同日而语,这的确让她心动了一下。

但正由于这五年多她一直跑财经口,对各种政策也较为敏感,所以当时觉得区块链行业的前景受政策影响太大,风险很高。”他们这么好的待遇都没招到合适的内容总监,说明区块链行业风险大,大家都不傻,应该看到这个行业的不稳定性”,Ella当时这么认为,于是就婉拒了对方的邀请。

很快,Ella发现自己多少有点后悔。不管是身边的朋友,还是以往工作中相处愉快的采访对象,都觉得业务能力强、情商高的她应该出来独当一面,再加上在现工作单位的职位晋升空间有限,走进新领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区块链媒体人的熊市挣扎,你还好吗?

“几天挣扎后,我竟然迅速离职、迅速开通自己的公号做起了自由职业者,并着手注册自己的公司”,Ella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思想转变,但一切真的来了。

五年的财经采编经历,让Ella精于策划选题、善于联络人脉、长于写作,没几天她的公号就聚集了一批粉丝。Ella也欣喜于自己的选择。

然而,8月21日一批自媒体号被封禁,紧接着8月22日朝阳区叫停虚拟货币推介活动,江苏省金融办全面梳理省内各类金融风险、整治虚拟货币、ICO等,9月7日点币成金、区块链王子、区块链第一哥、阿凡提等”币圈公号”再次被永久封停……

Ella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确深知一些自媒体的乱象,明白虚拟货币炒卖相关的监管风险,更懂得媒体宣传所应秉持的原则,只是在眼下的情况下,如何在静心关注技术本身的同时,又能实现商业变现,成为难题。

这一难题,让刚刚走向市场的Ella,彻底迷茫起来。

原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Chain25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in258.com/?p=395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idysky@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